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小说连载

一天,我正站在一棵干枯的冬青旁边,看着地上呼啦啦地转来转去的废纸片不久前它们被学生们用脏兮兮的垃圾桶倒进沟里,在有风的阴天它们重又回到了被驱逐出去的地方。 就在那时,李筠突然神色慌张地扭着头走进来,几乎是在我耳畔自语,在外打工的张福君的父亲... 发表日期:2014-05-30 09:11:11

几天前,班里又调整了一次座位,结果我被换到后边去了,而君芳还在那个位置。她的身旁坐了一位女生。 我的新同桌是容易害羞的李霓。 她穿着一双红色的新布鞋,经常慢悠悠地像一只家鸽一样,温柔地踮着脚走着,晃着身子,到我身旁就双脚并拢,站住了,两只眼... 发表日期:2014-05-30 09:06:23

我们经常在傍晚时分玩用火柴盒做成的卡片游戏。 张毓秀是一个人如其名的长着女孩子的嗓音、举止温婉的男孩子。他与比自己小一个头的有家族、亲戚关系的另一个男孩一样各怀鬼胎。都想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给火柴盒卡片游戏场中动手脚,一张不剩地赢走。 但是,... 发表日期:2014-05-22 00:26:57

奶奶一边把一条硬邦邦的红色的细绳小心翼翼地穿进针眼,好几次都滑出来了。她低下头,小心地往里穿。 几根细细的灰白的长发挡在眼睛边上了。她思索着。 这时,我想起了梨树园那个令人不快的地方。大约很久以前,那块地真的是为一座大园子所有,而且树木繁盛... 发表日期:2014-05-22 00:22:15

厨房里,做饭蒸腾起的水汽渐渐一丝一丝地穿过门帘的缝隙飘出去,散在外面寒冷的空气中了。油腻腻的灯泡发出昏黄的光,让这间屋子仿佛处在一种朦胧的状态中。 爷爷靠在炕上叠起来的被子上,颧骨突出的油腻、褐色的脸庞挤出笑意,一条亮晶晶的液体在鼻子边向下... 发表日期:2014-05-14 00:50:56

二〇〇三年到二〇〇四年之交这段悠长而寒冷的冬天,照例是人们一年中最闲暇的时候。 太阳旁边,一动不动地停着隐隐绰绰的白云,要人看好半天才能分辨出,起初总以为它是白色的烟呢。 太阳光彩熠熠,正吃力地向赤道爬行。 地里、路上的脚印很少,人们也喜欢清... 发表日期:2014-05-12 23:34:39

听说,你把她给教训了一通!这件事没过几天,很少与我交往的张力墉突然嘻嘻地笑着、神秘兮兮地向我几乎要挨到我的额头了,声音很低地对我说。 谁?我不知其所指。 王利椿。 哦? 为偷了张老师那事儿 怎么是教训呢!我尴尬地说,只不过是由着性子胡说罢了!... 发表日期:2014-05-09 00:19:29

第三天,我上学了。 天还没晴朗起来,缠缠绵绵的,像回到了阴郁的秋天,连续阴好几天。望不见底的乌灰的天空里时常飘着细细的雪,它们一落到地上就不见了;空气依然干燥而寒冷。劲风无休无止地把地面上松动的尘埃送到人的眼睛里。 照例是一成不变的阴沉昏暗... 发表日期:2014-05-09 00:13:03

我又病了。没去学校。 屋子里,光线并没有增加,也没有风,因为,有个窗子格里没有玻璃,只用一张满是折痕、吱吱响的塑料堵上了,风仍然能吹进来我想起了一只血淋淋的右脚和和大小不同的散在炕上的碎玻璃片 那是一个夏季的早晨,比我小三岁的弟弟照例在母亲... 发表日期:2014-05-06 02:53:16

就在那一年,一个孟秋的后半夜,月亮低低地挂在墙根边乌黑的蒿草垛上头,清光被偷偷来临的灰蓝的曙光冲淡了。没有一丝风。大多数人还沉浸在香甜的梦中。 可是早起的爷爷没听到铜铃声。 他接着并不明亮的月亮光,在臭烘烘、热乎乎的堆满骡子粪便的圈里呆到太... 发表日期:2014-04-30 10:21:27

我想起了两年或三年前的红骡子,似乎是梦见的 一个夕阳红彤彤的春天的下午,刚刚下过雨的空气明净清新。地面上潮潮的,没有泥泞。近处山坡上、地埂上飘来一阵阵久违的艾蒿的气味。旁边都是些离村子很近的、不规则的小块的地,里面铺满白色的地膜。种子还没发... 发表日期:2014-04-30 10:17:51

翌日,是个阴天。眼看要下雪了。 清晨,微光照例从四周的山峦后边亮起来。 村子和山坳隐没在黑魆魆的、又潮又冷的空气里。渐渐地,天越来越亮,各个村子露出了黑色的屋顶和周围光秃秃的树干。冬天里日夜不停的干风吹来了。 钻进一成不变的昏暗的教室,脑子里... 发表日期:2014-04-25 09:00:37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